珍子

就算不能和你在一起,我還是想愛你

原來我們浪費了那麼多時間

           你总是跟我抢,从初中开始,不管是什么物品亦或者是我身边的所有人,男的女的,你都要跟我抢。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我抢,因为我们的妈妈都是闺蜜,你又小我一岁,你是妹妹,我会选择让你,可是,有些东西是不能让的,我也受够了。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你喜歡我,從來就不是單戀

一年一度的毕业季结束开学季也来临了。葉子倾也终于告别了苦逼的高中生活向苦逼了十二年就为了它的憧憬的大学进发了。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这陌生的一切都让葉子倾這個外向孤独患者不适应,这个别扭的水瓶座又开始孤立自己了。

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别扭的水瓶女葉子倾还是没适应这个陌生,大学的上课时间方式都跟我们以往的十二年教育不同,大学的课程少,上课时间不定,有时一天就只有一节课,有时一天都没课,上课还是两三个班级混在一起上,座位都是随便坐的,那么多人,葉子倾这个脸盲哪里能认得自己班的同学,认识的也只有自己同宿舍的舍友,从不想家的她,第一次想要回家了。

舍友刚认识不久,对于这个慢热的女孩来说,她很难融入别人的圈...

得到時在毀,失去時在悔

(二)
白楚看著熟睡在沙發上的兮揚一眼,轉身進了浴室。

水聲響起,兮揚睜開假寐的雙眼,他朝浴室的門看了看,又閉上雙眼,這次他不是要假寐了,是真的想讓自己睡著了,這樣就不會感覺到心撕裂的痛了。

水聲停了,白楚裸著上身,下面只圍著一條浴巾,他一邊擦拭著濕髮一邊走向兮揚,平靜的聲音響起,“你要裝睡到什麼時候?這樣有意思麼?”

是啊,有意思麼?呵,是挺沒意思的。兮揚真的累了,也懶得理睬白楚的冷嘈熱諷,他繼續閉著眼睛裝睡。

見他依然沒什麼反應,白楚的邪惡因子甦醒了,他輕笑一聲,俯下身子,右手拖住兮揚的下巴,迫使他的臉對著自己的臉,兮揚被他捏的疼得睜開紅腫的雙眼,有些驚恐生氣的看著他。

“呵,你終於捨得醒了?”說著,...

得到時在毀,失去時在悔

(一)

“楚,今天有空麼?我们一起去”
“沒空”
“是嗎,今天公司很忙噢”兮揚失望的垂頭看著自己的餐盤,隨即又笑容滿溢的抬頭看著坐在自己面前慢條斯理地吃早餐的男人“晚上呢?晚上總得回來吃飯吧,今天晚上有空麼?”
男人動作不停,連頭都沒抬,懶懶的說“晚上還有一個會議要談,今晚就不回來了”
“這樣啊”
從吃早餐到白楚出門,他都沒看過兮揚一眼,兮揚苦澀的看著窗外漸行漸遠的車,“今天是我的生日呢,你答應過我要一起去海邊的。”
他和白楚在一起三年了,白楚以前,很在乎很寵他的,現在的白楚,除了跟他上床,他都很少關心他了,他可能公司真的很忙,自己在他壓力那麼大的情況下竟然這樣想他,真的太自私了,安慰完自己,兮揚打起...

青春就是一盤沙,風一吹就散了。當初玩得很好的,你認為會一輩子就這樣好下去的人,在分道揚鑣的時候,或許已經把你慢慢的淡忘了。也許當初你們玩得好,或許是當時的氛圍,或許是當時的天真,你們在學校時,因為是同班的,又恰好談得來,你們有說不完的話,你們以為你們就是一輩子不變的朋友了,時間會告訴你,你當初的想法太天真了,談得來不代表就是好朋友,你們只是談得來而已,僅此而已。只是我會懷念那時的我和你,懷念那時天真的過往,懷念那時的氛圍。看著你們一個個的走遠,我才發現,我一個人還在那個老地方等著你們,而你們已經走遠,再也不會回來了,看著孤零零的自己,我是不是太無知了,現在,我是該邁開腳步離開那個舊時光了,那段...

前一秒还笑得喘不过气来,后一秒就再也笑不出来,也不想笑,人的心情总是复杂的,也不知自己为什么會莫名的心塞,也许这就是不是真正的快乐吧,自己以为自己很快乐,在大笑过后的落寞告诉了自己,该看清现实,不开心就不开心,没必要装得很开心,不勉强也许也是一种情绪的释放。

© 珍子 | Powered by LOFTER